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2018-01-08 19:5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的习惯和岳父大人的习惯。老人们喜欢养花,当然各有不同。元旦前后,亲朋相继携各类花卉相赠,大致有50盆许,各个房间搁上十几盆,或摆设、或做案头清供无一不可。家里红红绿绿郁郁葱葱,很是喜欢。感谢他们!当冬天的太阳从东窗照射进来,我喷淋些清水,加湿器白雾袅袅,丝丝缕缕如梦如幻清新可人,很有些欣欣向荣之感。

当然我很少买花,老觉得贵得很,则吝钱不买。老妻曾网购过十多盆绿萝和山茶花,也都比较便宜,绿萝好像是6.5/盆,只要不忘浇水就很易成活。长得快。

记得我中学时期,曾拜读过周瘦鹃的《花花草草》,印象中这位上海阿拉是与张恨水齐名的鸳鸯蝴蝶派作家,其诗作甚佳:花到三春红绰约,明珰翠羽入帘来。仿佛一位白衬衣绿裙子的美丽红腮女生在春日的艳阳下蓦然来访,令人怦然心动甚至心旌摇荡。

这位上海老者一辈子喜欢花花草草,可惜生不逢时。

当年我每逢冬季常想,或呼朋引类踏雪寻梅,斫1捆腊梅扛回家以清水储之,清炖1锅肥嫩羊肉,煮沸一锅黄桂稠酒。大家畅饮,或吹箫弹琴、或引吭高歌,或填词作赋,清香混入酒香肉香,当然还少不得蒜泥。不亦快哉!

记得童年时代,院子里自然会长出一些花花草草。有粉红色的狗尾巴花,后来得知狗尾巴花有个非常浪漫的芳名,叫做观音柳或相思柳。还有一种小喇叭花,我们叫做卷髯红,也叫地雷花,盛花期密密匝匝一下能开几百朵,形似牵牛,略小一点,红紫或黄色,还有半黄半红色。因其种子黑色酷似手雷。我们玩赏时小心摘1朵,小心剥去浅绿色的绿色萼片,抽出花蕊,后面吊着一粒珍珠样的未熟花籽。再就是青砖古瓦的房顶长出密密麻麻的瓦松。当然我们够不着。现在这些花在庭院里很难见到了。

我如今已年过花甲白发苍苍,能在家里养养花卉就不错了。还能抛头露面当评委主评委参与选美,阅尽人间春色,待在家里拈花惹草,难免想到《灌园叟晚逢仙女》。当然我不可能典衣买花。光身子怎成。

比如母亲,由于当年孩子多家里负担重,穷得很。也就是随意养点花花草草而已。家里绿植多,花开的少。院落的花园多时像草园。秋风吹来的季节,喊我同乘2路电车到莲湖路的莲湖公园看菊展,蹲在花盆前详细观察,问三问四。并问管理员要几株菊苗回家等待来年养。管理员不好意思拒绝。还顺带买几斤大青盐回家预备腌雪里蕻。大青盐后来属工业用盐,杂质多,颜色发黄,当年不限量。也很便宜。一般的食盐限量供应,8分钱/斤,大青盐5分钱/斤。

母亲对花盆没啥讲究,逮啥用啥。总之摆在院子里。搪瓷脸盆、破脚盆、瓦罐、破铝盆、破塑料桶、木头箱子、大老碗等等,甚至破尿盆,主要有些别人丢弃的破搪瓷盆。

大一些的花盆找不到,弟弟找来5块红机瓦用水泥粘粘拼接而成。这个大花盆种植了巨大的夹竹桃很多年。夏季红红白白一派璀璨,遮阴半个小院。当然不能移动,没底座。我家冬季时拿破铝饭盒栽一盒子蒜苗,摆在窗台上几苗碧绿既能观赏还能剪下炒胡萝卜。

而离休后的岳父比较讲究,岳父收入比较高而家里负担较小,其工资当年是是我母亲工资的4倍半。烂花盆弃去不用。有时喊我拿上大网兜陪他逛街,走的飞快。去东大街西北电影院隔壁的花木兰店,买下几只腰子形刻花陶盆拎回家。这家花木兰店在上世纪70年代颇负盛名,可谓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我和母亲也常去逛逛。母亲东看看西看看,经常啥都舍不得买空手回家了。我等在门口催促,不大耐烦。

当年老人们养花的肥料也没有。母亲不知如何施肥,偶然得到一点鸡蛋皮,宝贝似的搁进花盆。岳父还算讲究,偶尔煮点黄豆施肥,或喊我骑自行车到小寨十字要点马蹄掌。

当年的小寨十字东南角有家钉马蹄掌的,门前粗大木柱子搭架子,把马、骡子、毛驴绑住,翻过蹄子用利刃削掉烂糟的部分钉铁掌。那削掉的部分脏乎乎的丢弃不要,我正好捡回家给岳父。岳父用个瓷坛子在后院花园里用明矾水泡泡施肥,并将经验说给母亲。岳母抱怨,臭死啦。

多年来岳父剪脚趾甲均留下搁进花盆,这个习惯被我毫无保留不折不扣继承下来,直至今日。虽说没啥发扬光大。以至于今天家里若有剩稀饭,我也埋进花盆做肥料。

有年晚秋,我看岳父家后院有一株月季花非常繁茂,红红白白很是漂亮,忽发奇想,想移栽进家里岂不美观?则二话不说,说干就干,自己动手义务劳动,把那株巨大的月季花移栽进盆费力挪进屋子。岳父回家一看,非常惊愕,连连叹气说完了完了,肯定活不成。正如岳父所料,我移栽的那株月季果然很快死掉了。非常可惜。

施肥浇水是个技术活。要适可而止。有的花不怕水,比如绿萝、天门冬、碧文竹、蓬莱松。天天喷水没问题。有的花怕水,比如蟹爪莲、君子兰。浇水过多花卉根部腐烂就活不成了。10多年前我在花卉市场50元买了一株君子兰苗,如今很茂盛,年年开花,分了好多盆。

如今肥料多得很,也有朋友相赠。有次家里养的一只老猫误食了别家毒死的老鼠,哀鸣不已呜呼哀哉死掉了。我非常心疼亦无奈,则在花园里月季花下掘坑掩埋。不料次年那株月季花特别茂盛,抽出很多新芽,后来疯长到2米多高,花杆鸡蛋粗细绿刺森森。那年开花异常繁茂也异常大,花朵跟人脸大小。再后来家里白炖的骨头则拿铁榔头敲碎埋进花盆。果然效果不错。我想,难道花也是吃腥的?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那些养花的故事【严建设】 后来回忆起来,我的养花,多少继承了母亲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