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2017-03-02 13:0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昨夜睡不着,央视6套演播日本老电影《追捕》。则重看一遍。2015年春,日本NHK电视台为此赶赴中国西安,给我做了节目。日本方面称我作写真家和书家,我为此挥毫给日本人题字留念。该片6月份在日本各大电视台播出,可惜我在国内看不到。只收到光盘资料。

我曾在1978年看过这个电影,高仓健饰演的杜丘给我印象非常深。当年看惯了中国《地道战》《地雷战》片子后,看到干部不屈不挠与黑恶势力抗争的片子眼界大开。还穿插有爱情、遭遇野熊、徒手搏斗、骑马、驾飞机,潜伏进精神病院等情节,实在令人惊讶不已。演员精湛演技自不待说,连女演员加代被人杀害的尸体摆布也别出一格,手足都是挣扎扭曲的。

那个年代,杜丘硬派小生的精神不止影响了一代中国人。大家街谈巷议,还由此衍生了相声《下棋》。当然,截止昨夜,我们所看到的片子都是删节过的。原片有一段杜丘与真优美在山洞里的情爱场面,虽说很牵强;还有旅馆里真优美脱裤阻止矢村警长搜查的场景,这两段都删了。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重看《追捕》忆NHK电视台来西安【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旧文摘编:《高仓健硬汉形象的电影<追捕>【严建设】》

    据说高仓健在日本一直是饰演黑社会的,大致演了100多部黑社会的电影, 而《追捕》则饰演了一个被高级干部陷害而被追捕的检察官。,NHK是日本放送协会的简称,日本NHK电视台是日本最大的广播电视机构,据说在日本相当于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听说日本NHK电视台近期将来西安为高仓健做一期时长50分钟的纪录片,不禁勾起我37年前那些难忘的回忆。

    第一次看到高仓健的电影就是在中国闻名遐迩的《追捕》。剧情中高仓健饰演了一名遭人陷害抢劫强奸杀人的检察官。那还是远在1978年的晚秋,我上山下乡插队当知青时在阎良看到的。当年的阎良曾名东红区,后恢复原名叫做阎良,我曾在阎良插队熬过了6个春秋。

    当年西安有八大影院统一全部放映《追捕》:东大街的钟楼电影院和西北电影院、南大街的光明电影院、北大街的和平电影院、西大街的群众电影院、解放路的解放电影院、竹笆市的阿房宫电影院以及东关的红光电影院。此外东郊有个长乐电影院。小寨俱乐部、边家村俱乐部、庆安工人俱乐部、土门俱乐部、521俱乐部、纺织城俱乐部、解放路的民乐园剧场、端履门的小剧场、南院门的胜利剧场等等也放映电影。 和平路曾有个儿童影剧院规模巨大(现为滚石酒城),但不属西安市电影公司管辖,所以不在八大电影院之列。 其余还有偏僻地区的小电影院鲜为人知,如骡马市的工农剧场、东新街的民乐园电影院和马坊门的民光电影院、端履门的民主剧院、自强路的大明宫电影院、西大街西段的实验剧场、西关正街的西关剧场、金华路的长乐影剧院以及分布在各个郊区的工人俱乐部。此外还有50公里外的户县影剧院和80公里外的阎良电影院。

    阎良是个小地方,当年当地民谣曾云,阎良是一个公园一个猴,一条街道一座楼,一个警察管两头,走路不用三分钟,就从这头到那头。当年的阎良影剧院也就在所谓的一条街道上,那时阎良的东西主干道人民路。阎良当年从东北迁来 630所和172厂也就是如今的阎良飞机城前身。所以当年阎良的东北人很多。有些来自东北的小伙子和半大小子好勇斗狠爱讲义气不计得失不惧打架,很令当年的阎良公安局片警和172厂保卫科干事头疼。

    1978年《追捕》上演后,一票难求。很多市民村民搞不到电影票,只得采取笨办法,通宵排队买票。当年的电影票售价很贵,0.25/张。这个金额在黑市上可以买到1个鸡蛋或8两小麦。若再加2分钱的话,就能买到3个议价馍。

    当年售票窗口在早晨8点才开始售票。当然也看售票员心情状态,她想几点就是几点,又是迟到了就得8点半了。当年一般情况下,首场电影安排在8:55时开映。而无故推迟售票时间非常容易引起混乱,发牢骚的、咒骂的、插队的比比皆是。当年尤其是那帮东北口音小伙子,肆无忌惮成群结伙前来起哄插队,几个人抬起一个家伙从人头上爬过去直至售票窗口,霸占地方挤开人群抢先买票,没人管也没人敢管。有的女生结伴整夜排队买不到票都气哭了。

    为买票引起纷争引起口角,当地知青和厂子弟没少骂仗打架。阎良的民兵小分队多次为此抓人,抓到民兵小分队办公室,责令写检查写保证后,通知所在公社大队才放。

    当年没啥好电影,数十年来基本上大部分看的都是垃圾电影或科教片:科教片。印象深的有《改良盐碱地》、《围剿麻雀》、《对虾》、《根治水稻病虫害》以及《陕西简报》和《西安人民搪瓷厂》。当年非但电影看不到,社会上基本实属文化荒漠,也找不到书籍。想看热闹的电影,像有惊险刺激的、破案的、检察官被控告强奸罪抢劫罪杀人罪、有女追男爱情故事的、男主角逃难骑马驾飞机反侦察的日本电影闻所未闻,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充满悬念的结构安排使《追捕》大受欢迎,非常稀罕。

    当年的电影《追捕》尤其是颠覆了日本人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我们当年看过的电影无非是《地道战》《地雷战》之类,万万想不到银屏上那些被八路军武工队玩得团团转的、蠢笨的日本鬼子傻帽摇身一变,竟成了追求正义和真相的化身。还勇敢顽强聪明睿智。简直成了年轻姑娘们心中的偶像。想不到。

    该片放映之后,真是红遍大江南北,引起极大的轰动,该片对中国青年的传统观念、爱情观、审美观、人性化,人生的欲望、所追求的理想与野心,凡此种种,对中国人的心灵来说都是很大的撞击。是那个年代街谈巷议的焦点。我打下这些文字深感迟来了36年。可我毕竟还是忍不住留下了我的观点。

    以至于甚至多年以后,我们说话开玩笑都有《追捕》台词的痕迹:不要朝两边看、多么蓝的天呀,神经病跟横路径二似的。大家耳熟能详倒背如流。据说《追捕》这部电影当时在中国创造了1亿人次的票房记录(1978年中国人口大致为8亿)。而现在很多四五十岁的人,一提起《追捕》,不仅对里面的台词耳熟能详,而且对里面的人物还都记忆犹新,这就是文化超越新闻媒体的作用。那个年代,不光在中日两国在外交层面是成功的,在民间层面的文化交流,以及文化交流促进两国人民的心灵交流,也起了非常好的正面的效果。也就是说在心灵层面上,它起到很好的增进相互了解、促进友好的作用。

    在上世纪80年代,甚至还有人为《追捕》量身打造了一个下棋的相声。是1980年杨振华金炳昶和说的,灌过小薄膜唱片,0.3/张。这张唱片在1980年非常火爆。当年我已参加工作,就在民生百货商店的乐器柜台卖唱片。记得唱片上柜的当天,与印度电影《流浪者》同时出售。出售的当日早晨,一开始顾客们是排队的,很快队伍就乱了,100多顾客拥挤在柜台边,群情振奋,个个伸出手臂举着零钱不停喊叫,屡次把玻璃柜台挤开,商店保卫科科长带人前来维持秩序也不顶用,嗓子都喊哑。最后竟把玻璃柜台挤倒摔碎了。后来无数人托我走后门买这张唱片。

    因为杨振华金炳昶的相声把人们的娱乐生活和市场电影紧密结合在一起,很快风靡一时,西安、咸阳、渭南街头巷尾无数占上风的棋迷都在哼唱学说逗乐。包括观棋凑热闹、屁股下面坐着自己的解放鞋的交警。1980年西安街头来辆汽车很稀罕,警察纠违的眼睛主要盯在骑自行车带人者身上,真格非常热闹非常快乐。

    你倒是跳呀,召仓不是跳下去了嘛,长塔也跳下去了,所以请你也跳下去吧。怎么刚才你害怕啦,你的腿怎么发抖啦!我吃了你的马,还要吃你的炮,我杜丘东仁决定结束你的生命,Duang !将军!你倒是走呀,你看多么蓝的天呀,一直往前走不要朝两边看,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上世纪80年代杜丘的风衣款式、矢村警长的墨镜风格,真由美的大波浪发型等等等等,都是年轻人孜孜不倦追求的时尚标志。据说该片在中国大陆放后衍生出许多文化现象。曾一度改变了中国女青年的审美观,女青年开始鄙视英俊俏皮的男青年,像高仓健那样不苟言笑深沉冷峻的男人成为男子汉的标准。鄙视奶油小生。1980年,杜丘款式的风衣被北京一家独具慧眼的长城服装厂一家伙生产了10万件,很快被抢购一空。后续订货不断。当年那种风衣售价很贵,大致是24.5元。

    《追捕》席卷中国大地轰轰烈烈了好一阵子,这个状况大致延续了长达两年之久。在两年之后的1980年,各个县城电影放映队才拿到廉价租赁的拷贝,扛着长江牌16毫米电影放映机上山下乡,走向广大农村和厂矿企业、走进部队。当然引起极大震撼。70年代后期常有报废的正片胶片,被拿来缠裹心爱的自行车。手巧的还能做一个台灯罩子,非常漂亮也更令人眼红。

    当年有个哥们说,他们被招工后在穷乡僻壤的矿区一呆就是数年,难以看到女人尤其是年轻女人、时髦的女人。大家彼此都是光棍,当地好像老鼠都是公的。那地方闭塞偏僻,基本上没有文化生活,工余期间都在打扑克下象棋吹牛,讲手抄本。没有电视,能读到的报纸千篇一律,生活区大槐树上广播站设置的大喇叭成天播放的是样板戏,还都是地方戏曲,早都听腻了。好在1977年后还算听过一些50年代的老歌和老电影插曲,像《追捕》这么震撼的日本电影闻所未闻,那剧情实在令人想不到。1978年县城的电影放映队来到矿区放《追捕》,当他们那帮光棍汉看到镜头里出现杜丘和真由美光身子在山洞里缠绵时非常冲动,由于生理反应不由得把手塞进自己裤裆。大家彼此。

    《追捕》在中国放映时间最长,可能创下当年票房纪录之最。一直热到了1980年还在放映。1980年电影票大涨价,从0.25元突然涨到了0.5/张。而且为了创收,西安市把几乎所有的演秦腔演京剧演曲艺的剧场都简单改造变成了电影院。大部分通宵放映,而且是捆绑销售,3场联播。一个场次须5个小时左右才看得完。所以后半夜剧场内鼾声如雷。黎明时走出电影院都疲惫不堪。

    后来的岁月中,中国各大城市接连搞了几个电影放映周。美国的墨西哥的罗马尼亚的电影纷至沓来,渐渐冲淡了日本电影独占鳌头的势头。后来的数年中,我还曾看过高仓健的几部电影。印象深的有《新干线爆炸案》、《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以及记不得内容情节的《千里走单骑》。

   高仓健主演的《新干线爆炸案》一直没能公映,我看到的也是内部资料片。另,据悉日本NHK电视台将来西安拍摄时长为50分钟的电视纪录片《中国人心目中的高仓健》。

 

 

旧文摘编:《回忆1978年看高仓健的<追捕>【严建设】》

 

    1978年是我非常痛苦和懊丧的一年。可谓人生步入低谷的一年。

    那年我还在阎良上山下乡,已4年了。当年由于高考失利、招工失利兼失恋,终日身无分文浪迹江湖露宿街头,又因心烦气躁与父母吵架不好意思回家,终于和一位萍水相逢的南方人混上南下客车去蚌埠贩卖花生。接着很快得到所谓最好的十几位朋友同学已纷纷招工走进工厂,比较工资口粮都一样。有一位所谓铁哥们宣布与我绝交,说我是社会主义的蛀虫,投机倒把,中国就是被我这号人搞坏了。承蒙他高抬。

    来我家传递消息者也是一位招工失利但考上大学的知青,也是我的铁哥们。我听他说后非常痛苦和气恼,立即呵斥叫他滚,你们以后一辈子也不准来我家找我!他颇为惊异看了我短短的几秒,很快疾步过来紧紧抱住我。当时我非常感激他。

    有次我在阎良乡下的知青点百无聊赖,来了位临队的知青,他是和平门外第八设计院的子弟,也是位文学爱好者。其绘声绘色给我描述了在阎良影剧院看《追捕》的钓票过程与电影情节,娓娓而谈非常详细。

    那哥们善于模仿且记性非常好,从头到尾说的眉飞色舞声情并茂,说的我心痒痒急不可耐,立即要去看。他也陪同一道去看。当年没啥好电影,数十年来基本上大部分看的都是垃圾电影,非但电影看不到,社会上基本实属文化荒漠,也找不到书籍。想看热闹的电影,像有惊险刺激的、破案的、检察官被控告强奸罪抢劫罪杀人罪、有女追男爱情故事的、男主角逃难骑马驾飞机反侦察的日本电影闻所未闻,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充满悬念的结构安排使《追捕》大受欢迎,非常稀罕。

    该片放映之后,真是红遍大江南北,引起极大的轰动,该片对中国青年的传统观念、爱情观、审美观、人性化,人生的欲望、所追求的理想与野心,凡此种种,对中国人的心灵来说都是很大的撞击。是那个年代街谈巷议的焦点。我打下这些文字深感迟来了36年。可我毕竟还是忍不住留下了我的观点。

    以至于甚至多年以后,我们说话开玩笑都有《追捕》台词的痕迹:不要朝两边看、多么蓝的天呀,神经病跟横路径二似的。

    在上世纪80年代,甚至还有人为《追捕》量身打造了一个下棋的相声。上世纪80年代杜丘的风衣款式、矢村警长的墨镜风格,真由美的大波浪发型等等等等,都是年轻人孜孜不倦追求的时尚标志。据说该片在中国大陆放后衍生出许多文化现象。曾一度改变了中国女青年的审美观,女青年开始鄙视英俊俏皮的男青年,像高仓健那样不苟言笑深沉冷峻的男人成为男子汉的标准。鄙视奶油小生。

    当天我们沿着乡村小道步行30华里到了阎良,丝毫不觉得累。在阎良附近与其他知青打了一架。最后如愿以偿钓票看了场《追捕》。这个电影后来我看了七八遍。当晚顺便混火车回到西安,次日下午睦邻拿来两张电影票说是《追捕》。

    若是往年,我只要从农村一回到西安,家里几乎每天都会有很多知青来,络绎不绝。可当时很多人被招工进厂或走进大学了,我孤零零一人没人作伴。就只得一人去看,把多余的那张电影票顺手送给钓票的、一位来自汉中南郑的采购员了。

    当时我想自己的票是别人送的,不好意思卖钱。电影院在解放路西一路口,叫做解放电影院,电影院门口人山人海,都是钓票的年轻人。那人缩在一边,看样子根本钓不来票。若有人来退票,那人根本挤不到跟前,相反还会遭到当地河南口音的年轻人骂。我大怒,厉声还骂了那年轻人,把他拉到一边,顺手就把那张多余电影票撕开送给了他,他再三给我钱均被我推诿。我俩座位是挨着的,因此聊了半日,互留了家庭地址。这个状况在当年很普遍。当年没有黄牛党,每张电影票0.25元,儿童票0.05元。让票者出让不会加一分钱。

    隔了天我再次回到西安,见家里有一小篮子红艳艳橘子和黄黄的嫩生姜,很稀罕。这东西当年有钱也很难买到。晚上父母下班回家,告诉我说是一位南郑的采购员送来的。

    隔壁院子有位浪荡公子绰号叫做梅花老K,其非常轻佻贪色,当年供职于西安电影制片厂,我经他介绍曾与孙飞虎共进午餐。后因其手脚不干净被西影厂开除后,终日靠骗亲戚朋友工友熟人的钱过日子,谁都不放过,包括其师傅师娘、车间主任。当年据梅花老K说,杜丘是毕克配音,真由美是丁建华配音,常塔是邱岳峰配音,矢村是杨成纯配音,长冈了介是尚华配音。

    梅花老K还说,但片子被广电局那帮狗适的裁剪的不像话。部分重要情节都被裁剪了,裁掉的有杜邱与真由美精沟子在山洞里过生的镜头,真枪实弹干的,嫽得很,谁看了都能硬;还有一段重要情节也被裁剪了,是矢村警长在新宿寻找杜丘,在酒店房间找到真由美,要进洗澡间搜查,而杜丘就藏在洗澡间。真由美急了,一把脱了睡衣光溜溜一丝不挂挡在矢村面前,说先生是想洗澡吧?我陪你洗。当年过生是西安方言,也就是造爱之意。

    当年我们根本不信梅花老K,认定他是瞎吹牛。可时隔30多年后重看《追铺》,万万没想到当年梅花老K说的竟是真的,那小子居然没撒谎。可我看完此片,竟耗时3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