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2017-12-31 14: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一年四季副食品几乎啥都买不到。漫长的冬天西安城市居民基本上靠腌雪里蕻和冬存菜过日子。

而在骡马市的路西,当年有座3层苏式小洋楼。后来顶上加盖了。

当年鹤立鸡群般伫立在青砖古瓦的平房中显得格外洋气。那就是上世纪50年代支援大西北的上海东亚饭店,职工清一色都是上海人。当年每逢冬季的新年左近,都会出售水磨年糕。不大好买。须在漫长寒冷的冬夜里通宵排队才买得到。是用水泡的糙米倒进年糕机里压制成扁圆的长条状出售,价格是1斤粮票+0.2元可以买1.3斤。机房里蒸汽弥漫,对面几乎看不到人。有个大风扇呼呼响。

当年的人们,尤其是南方籍的人们为何热衷于买水磨年糕?

这里有个缘故。上世纪70年代城市居民口粮是配给的,每位居民每月定量27.5斤,中学生每月定量31.5斤。凭购粮本在指定的粮站购买。在这个份额里配给40%的杂粮。那些杂粮非常难吃,主要是包谷面。没人知道仓储了多少年,生虫的发霉的都有。买年糕就没杂粮了。

南方人还面临一个大问题,大米平常买不到,有时候凭户口簿在粮站给照顾几斤大米。而年糕是糙米制作的,不含杂粮。所以南方人热衷于买点年糕回家过年。雪里蕻猪肉末炒年糕、胡萝卜蒜苗炒年糕、搁点稀罕白糖的年糕汤,用以招待前来拜年的亲戚朋友很有面子。还有的人把年糕切片阴干,等爆米花的来了拿到门口加点糖精爆一爆,膨胀出酥脆的年糕块。江浙上海一带人发音不准,一直把年糕叫做尼糕。可能如今还是这个叫法。

当年骡马市的东亚饭店坐西朝东,有3间门头。从南往北数,第一间是洗染部,也就是类似如今的干洗店,屋子里黑黢黢的有个柜台,一般人不进去。都是给有钱人干活的。第二间是餐饮部。也就是饭店。进门是柜台,柜台西边有个木楼梯,南边是一层餐厅,二层有雅座包厢。

当年的东亚饭店主要营销淮扬菜杭帮菜。比如白斩鸡、红烧鱼、糖醋排骨、响油鳝丝、四鲜烤麸、百叶结红烧肉、包子和小馄饨等等。早点卖油条豆浆,当年东亚饭店的咸豆浆非常有名气,7分钱/碗。油条的价格是8分钱+1两粮票2根。门口经常摆卖卤鸡爪鸡头,香喷喷的论个卖。价格分别是1分钱、5分钱。

有个元旦的早上,母亲给了我0.46元,叫我拿个茶缸去东亚饭店买份青椒炒猪肝。并叮嘱我找一位炉头大师傅去买。我在柜台上开了票,跑到后厨找到那位大师傅去端菜,,那位大师傅因熟人关系,给炒瓢多搁了菜油,刺啦刺啦炒出的猪肝红红绿绿油汪汪香的很,盛在茶缸里浮面上有1寸厚的油,我一路忍受着糖油肉香味的诱惑,坚持没偷吃。端回家后,母亲烩了一大锅萝卜白菜,把那份青椒炒猪肝倒进去,一家人算是过了个元旦。

第三间也就是北边的门面是东亚摄影部。橱窗里经常摆放着大照片。曾摆过东亚饭店漂亮女经理沈娟秀的大照片,漂亮女会计成慈的大照片,还曾摆过我母亲李竹青的大照片。当然当年都是先进生产者。当年的彩色照片是黑白绒面感光相纸人工着色的。这张照片还在我家里存着。

那些年是冷冬期。白天气温都在零度以下,屋檐上每每挂着1尺长的冰溜子。晚上更冷一些,水站附近的青砖都冻炸了。满地是冰,墙角和房顶有些脏雪。漫漫冬夜里通宵排队的人耳朵手脚大都有冻疮,耳朵上的冻疮化脓后粘在棉帽子上,摘帽子撕裂伤口疼的很。

1970年冬季的一天黄昏,我照例去东亚饭店排队买年糕。怀揣着母亲给的10斤粮票和2元钱。我是晚饭后就去了,当时已有30多人排在前头。我带了本《三国演义》看,很快天黑了看不成了。当年的骡马市路灯不是没有,非常少。很快队伍慢慢加长,100多人了,曲里拐弯一直过当年的小剧场越剧团,排到工农副食店门前的水站了。当年买年糕异常艰难,哪像现在,随便走进一家超市就买得到。甚至足不出户,随便网购一下就成。

1968年骡马市曾更名为工农街。所以当年骡马市的几乎所有营业单位更名都冠以工农2字。比如三意社更名为工农剧场、劳动旅社更名为工农旅社、乐意食堂更名为工农食堂、东亚饭店更名为工农饭店,等等不一而足。

冬季的天黑后更难熬。排队的人大都就近在砖垛子上搬一两块实心黏土红砖就地坐下迷迷糊糊丢盹。把双手塞进袖筒。我也一样。当晚冷得很,稀稀疏疏下了点小雪。其实正确的说是冰霰,小颗粒打在人脸上有点疼。我蜷缩着身子坐一会手脚就冻麻木了,只得站起身原地走一阵搪寒。

那天晚上我看到同班的一位喜欢文学的女生也在我后面大致有30多人处排队。那位女生相貌娟丽,身穿大红色带黑印花的灯芯绒罩衣,脚蹬一双家做的棉窝窝,梳两条小辫子,戴着雪白大口罩。因怯冷时而用双手捂耳朵时而跺脚。那天我俩排队等了整整一夜。互相却没说一句话。

那年月比较封建,男女生之间还有界限。在校外即便是同班同学,只要是异性绝大多数也不说话,视同陌路。而我俩其实还比较熟络,她喜欢养猫。

其实我本来想叫她来我前头插队的。但注视她时,她眼神冷峻别开了脸,就打消了叫她插队的念头。当时注意到她脸上有点红斑,估计是当时患病,脸上生了荨麻疹。少女害羞不好意思给人知道。而我若去搭讪的话,依照她平素的习惯,跟人说话一定会站起身、一定会拉开口罩。就很尴尬。

注:图中的骡马市水站照片摄于80年代中期。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40年前冬夜通宵排队买年糕《严建设老照片390集》 40多年前物资匮乏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