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2017-02-11 21:0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元宵节漫谈【严建设】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这是今天我街拍的一组照片,比较紊杂。他们有些远在大洋彼岸,临到中国元宵节,嘴上不说,心里嘀咕:今年西安元宵价格如何?新中华甜食店的摊点出摊否?还排队否?西安人如何过元宵节的?街头人多否?心下踌躇,凡此种种,万千牵挂。我发点熟悉的街景,能聊慰谋生异地他乡游子的思乡之情。

今年西安街面上的元宵节显得很冷清。不似古代闹花灯那么热闹。

古代的今日不可不谓狂欢,肯定不亚于近年中国大城市的圣诞节。而今日街上有关元宵节的元素很少。人们也就是买点元宵自食或赠人。元宵今年的价格为1/个,倒也极好算账。我看到今年消失的老字号,今日纷纷出笼,在街头摆摊卖元宵,心下还是诧异的。

不过纵观西安乃至陕西,闹元宵习俗由来已久。比如户县等地的芯子鼓舞,蓝田、韩城的花灯会,以及西安大唐芙蓉园、城墙等地的花灯。漫步西安街头,真个花树银花不夜天,四处五颜六色流光溢彩,灯彩满城,非常漂亮。四条大街行道树浑身披挂闪闪烁烁,远看犹如奇异的狗牙腊梅一般。

过去,也就是上世纪70-80年代吧,其实元宵是个很容易被夜晚散步街头情侣接受的夜宵。

当年的工薪族青年男女,收入很低,当年也就是40/月左右,下馆子吃顿饭很肉疼。一般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咋说也得2元多钱,还不算粮票。那个年代,老孙家羊肉泡馍0.25/份,大华饭店的小笼包子0.72/笼,炒素菜一般0.3/份。东亚饭店荤菜最便宜的青椒炒猪肝也得0.46元,想吃鸡、鱼、猪肉是奢望,一般价格在0.7-1.5元左右,烤鸭一般人吃不起,纯属贵族消费,当年就卖到14/斤。

而元宵就算便宜的。0.03/个。若俩人吃顿夜宵,每人点3两煮熟的元宵,合计6两,每人连汤带水吃9个大元宵,总计也就花掉0.54元。觉得还是花得起的。彼此心照。

当年西安的甜食店每条大街都有,比如东大街的新中华甜食店、解放路的小百花甜食店、和平路的和平路甜食店等等。何况晚上电影散场后,甜食店中食客寥寥,苍白昏暗的日光灯下几乎没啥人。也是个僻静的所在,适合说悄悄话。

1972年,过元宵节时,家里只有粗粉包谷面。我用开水烫面,加了糖精,双手蘸水揉成圆子下锅煮熟,然后大喊后院贪玩的弟弟回家吃元宵。听到有元宵吃,弟弟非常高兴,飞奔而归,揭开锅盖一看,只有包谷面圆子,哪有元宵,则气呼呼骂我骗子,边用勺子舀一大搪瓷碗来吃。

当然,我们当年注重的是自己做灯笼提到院子跟小伙伴玩。

那年月,南方人不知元宵,北方人不知汤圆。1978年,记得有次家母包汤圆。家母系上海人,十多岁来了北方,没包过汤圆,不知糯米面是用热水和面的,用了凉水。哪知和出的面是散的没粘性,看着稀溜溜软乎乎的,用筷子一挑就变得很硬,挑不动把竹筷子都挑断了。根本无法包汤圆,只得煮面糊糊加预备包汤圆的红糖青红丝馅子吃,觉得非常好吃。70年代末,台湾一首《卖汤圆》红遍中国大地。

 

其实元宵节又称为上元节。在古代貌似就是情人节。青春男女相互爱慕私下约会之夕。有辛弃疾等人词作为证。一首是《青玉案》、一首是《生查子》、一首是《永遇乐》。虽说大家耳熟能详,感觉还是贴出为佳。绝妙好辞共欣赏。

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李清照的《永遇乐·落日熔金》: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前两首,大小就倒背如流。辛老师的第一首末句曾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誉为词作人生之最高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5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