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2017-01-04 20:2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的同学去过梅家坪,在梅家坪三线学生的宿舍吃饭后,顺带跑了次药王山。那次不知为何,药王庙关门。我俩逾墙而入。参观了药王庙。屈指算来,时光荏苒已有40多年了。

此次等药王山,恰逢药王山庙会,人山人海,有些地方挤不过去。只好暂时等在一边,也有些善男信女求签问卦的。看有几位道士装束的中年男给人算卦。神情有点诡秘,神神道道还不叫旁人听。

山上石窟中的石雕很精美。有些女菩萨婀娜多姿。据传人到此要摸摸佛爷。哪儿不舒服哪儿有病就摸哪儿,据说非常灵验。我罹患老胃病几十年,心脏也不大好,则凑趣前去摸摸佛爷的胃部和心脏。

在山上遇到一位陌生网友,一家三口同游药王山。老汉定睛注视我一阵忽然笑呵呵跑来与我握手。寒暄几句。有个娃娃要我抱她骑老虎拍照,我也骑上去拍。本来是收费的,却给我说算了不要钱。接着又遇到几位陌生网友,拍摄合影不提。

现在想想药王孙思邈的功劳颇大,对人类贡献也大。本人还算比较幸运的。有个庙宇受人供奉。不似神医华佗,连个姓名也没人知道,老了还被曹操杀了。今人误以为华佗就是其姓名,其实也许是东汉末年对华县和尚的简称,也许竟是自己谦称。据传华佗故乡在沛国谯县人。一说在华县。

1971年秋,我们中学生在华阴农场学军,从火车站步行到渭河滩。途径一条小沟,覆盖着一块大石碑供过往人踩踏,上面雕刻有汉神医华佗之墓。想华佗应安葬在华县。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药王山【严建设】 早在1974年,我在阎良插队期间,曾和一位叫做王晓钧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