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 多图【严建设】  

2016-05-23 03:23:00|  分类: 祥瑞汽配城,场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 多图【严建设】

今日刁空去西三环的瑞祥汽配城,拍摄2016丝绸之路祥瑞周年庆暨超级精英场地越野联赛。今年与去年大不相同,去年联赛的当天是秋雨连绵,一派泥泞。今年赛场上黄尘蔽天灰土蒙蒙的,经常对面看不到人和车子,大家灰头土脸,被主持人谑称谓出土的兵马俑。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此种境况跟30多年前农村的土路过汽车一模一样。记得197451日,我从武屯步行去阎良混车回西安,曾撰打油诗:长空白日何耀炫,大道黄尘何嚣渲?青杨伴我三十里,混车如归抵西安。所不同的是,那个年代汽车极少,偶尔能看到一辆卡车、长途班车就不错了。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站在滚滚黄尘中,不由得想起《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上的接头暗号,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记得吴老师诗曰:冷冷飕飕天地变,无影无形黄沙旋。穿林折岭倒松梅,播土扬尘崩岭坫。盘古至今曾见风,不似这风来不善。唿喇喇乾坤险不炸崩开,万里江山都是颤。劈头盖脸全是尘土。我想我恐怕得抓紧回家,一进家门先钻进浴室再说。老脸看西安笑道:严老师,你咋没穿那套崭新的圣罗兰西装来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黄尘弥漫的赛场边,伫立着很多看客,大部分是附近的村民。赛场内,除过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外,就是身穿马甲戴口罩的摄友网友,我也混迹其中,可惜照相机立即被蒙上一层土末。午饭后,我们岁市场部的负责人王红霞用铝合金梯子钻洞攀爬到了附近的房顶。当时她说不占茅坑太壮可能钻不过去。王红霞戴了一顶法国式的遮阳帽,很洋气。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参赛的越野车据说大部分是修理厂自己改装的,耗油极大、噪音极大,在坑坑洼洼的场地中奔驰。倒也有野性十足的牧马人。好像是陕西狼之道救援大队的车。有次我在青龙路一家修理厂,被老板介绍喊我拍摄一个铁架子,也就是汽车底座。说再过仨月再来拍,就是一辆喷好漆的越野车了。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人们说,参赛者都是专业爱好者,热情不减。其实奖项根本抵不料车子损失,有的车子缸拉坏了,黑烟滚滚。大部分车子退出赛场就被拖车运进了修理厂。

赛道分A道和B道,以利双车并驾齐驱分割高下。跑道设置了很多障碍。在发车凸台下,有炮弹坑、馒头路、大驼峰、新月形漂移弯、上下坡、两连坑、涉水坑、小飞台、烂泥路等等,精彩纷呈。赛车每次翻沟坎裹挟者滚滚黄尘腾空跃起时都能引起满场的惊叹叫好和鼓掌。可谓惊心动魄。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当然免不了翻车和撞车,救援车随时待命,看到出车祸的驾驶员被艰难拽出驾驶室,大众报以释怀和热烈的掌声。车子在比赛中经常淹没在滚滚尘土中,除了滚滚黄尘还是滚滚黄尘,还是啥都看不到。驾驶员赛手也看不清,比赛有时凭感觉进行,很艰难。主持人热情洋溢,一再宣布有位小鲜肉赛车手是她的姐夫,她是小姨子。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据悉超级精英汽车场地越野联赛, 前身为“陕西民间越野联赛”,是西安大风越野俱乐部倾力打造的全国首家区域性联赛制汽车场地越野赛,开创了中国越野赛事联赛先河。 2011年5月开赛以来,在陕西省内各举办地区相关部门大力支持下,已圆满完成了近20场比赛,汇集了陕西省内及周边省份30多家专业汽车俱乐部、200多名精英车手同场PK;现场观众累计超过10万,超过50家相关媒体参与报道,网络点击率超过数百万次。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我们拍着拍着为选取角度,不觉走进了赛道。有一次我受到主持人在大广播里的不点名批评,惊呼叫我小心,赶紧离开赛道。

拍摄颁奖能分享得奖赛手的喜悦。宣读、颁奖、开香槟等等。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西安瑞祥站场地越野赛纪实nbsp;多图【严建设】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严建设系人民网图说中国超级版主、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评委主任、春风联盟孝善促进会名誉会长、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陕西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慈善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等等。其发布的原创帖子在各大网站总数超过数万篇,原创图片超过100万张,在互联网点击量有已有数亿之多。请支持老严者在右下角喜欢处顶一下

严建设新浪博客原创浏览量40-100余万的热门博文:

严建设书法陈年往事 不断更新中【严建设】

日本女人如何对付流氓5P【严建设旅日225

日本成人书店有什么14P【严建设旅日153

这次我真的被日本人感动7P【严建设旅日088

实拍新宿歌舞伎町站街女34P【严建设旅日199

日本哪里有男女混浴8P【严建设旅日243

日本步行街拍摄女学生52P【严建设旅日287

揭密中国喝尿群落(原创文图+视频)——严建设

新娘耍流氓 新郎要告派出所【严建设老照片163集】

偷拍会上裸臂光腿的礼仪小姐【严建设文图】

闹洞房女孩的遭遇【严建设文图】

我在日本泡露天温泉的经历8P【严建设旅日099

目睹日本之怪现象24P【严建设旅日378

西安举办美人节 内衣丝袜齐上阵【严建设
我在日本逛书店撞见女学生9P【严建设旅118

东京公厕里的奥秘5P【严建设旅日168

网吧网虫缠绵酣睡 随身东西浑不管——严建设

美貌性感世姐吉晓田骑马图【严建设】

张贤亮包养5名妙龄情人的图片真相

严建设西安30年老照片集萃

当年干部培训那点风花雪月故事之一

西安华侨商店60年的变迁【严建设老

延安保育院的童年琐忆【严建设文图

今晚央视播出我早期照相故事——严建

西安是怎样解放的【严建设原创20P…

西安老动物园50年【严建设原创老照

(老照片38P)西安新华书店50年的

老照片 50年前西安有男女共用的茅

老照片 30年前民生百货(原创)——…

唉!30年前的冬存菜(原创文图8P

周南赠书感言(原创文图-老照片)&…

西安30电影今昔-上(原创 老照片

西安人30年里洗过鸳鸯浴(原创文图

西安火车站这30年(原创 新老照片3…

解放商场的故事(原创 视频+老照片

斜阳草树开通巷(原创文图37P&md…

艰难谋生的送煤工(原创文图8P——…

回忆农村私生子(老照片16P

邂逅博古之子(原创文图9P

月黑风高偷大粪滴故事(原创图文)

30年前的农村老照片(原创图文)

预览更多精彩老照片,请点击【原创】严建设老照片(344)

【严建设原创】走遍陕(1544)

【原创】严建设老照片(379)

【原创】严建设旅游美(1133)

【原创述评】严建设陕(373)

【原创】严建设图说日(693)

【原创】严建设讲世态(977)

【原创】严建设拍美女(292)

【原创】严建设的小说(284)

【转贴】图解历史老照片(203)

【转载】美女与模特(138)

【转载】网摘精粹与搞(952)

  评论这张
 
阅读(8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this.p={ m:2, b:2, loftPerm冬ink:'', id:'fks_0870 ms8//b3/b&06708108>70 707asc408&g;Fo93/b508gt;408&', b5ptTitle:': 1.瑞祥站 &卦揭叭褪 nbsp;多图【严建设】', b5ptAbstract:'
\n\t\t\t\":
\n: 1.瑞祥站 &卦揭叭褪 多图【严建设】\n\n今日刁空去西三环的瑞祥汽配城,拍摄2016丝绸之路祥瑞0pt昵祠叱毒 &卦揭傲=衲暧肴ツ甏蟛幌嗤ツ炅牡碧焓乔镉炅啵慌赡嗯ⅰ=衲耆∩匣瞥颈翁旎彝撩擅傻模6悦婵床坏饺撕统底 蠹一彝吠亮常恢鞒秩粟食莆匠鐾恋谋碣浮\n
\n
', b5ptTag:'', b5ptUrl:'b5pt/static/8749369220164spa230605', isPublished:1, istop:false, type:0, modifyTime:0, publishTime:1463944980605, perm冬ink:'b5pt/static/8749369220164spa230605', commentCount:2, mainCommentCount:2, recommendCount:1, bsrk:-10n, publisherId:0, recomB5ptHome:false, currentRecomB5pt:false, attachmentsFileIds:[], vote:{}, groupInfo:{}, friendstatus:'none', fol owstatus:'unFol ow', pubSucc:'', visitorProvince:'', visitorCity:'', visitorNewUser:false, postAddInfo:{}, mset:'&q0', mcon:'', srk:-10n, remindgoodn昵暗b5pt:false, isBlackVisitor:false, isShowYodaoAd:true, hostIntro:'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mil司⒉┲鳌⑻谘度现っ⒒掏鴄mp;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hmcon:'1', selfRecomB5ptCount:'69&', lofter_single:'' } {list a as x} {if !!x}
{if x.visitorName==visitor.userName} {else} {/if}
{if x.moveFrom=='wap'}   {elseif x.moveFrom=='iphone'}   {elseif x.moveFrom=='android'}   {elseif x.moveFrom=='mobile'}   {/if} ${fn(x.visitorNickname,8)|escape}
{/if} {/list} {if !!a} ${fn(a.nickname,8)|escape}
${a.selfIntro|escape}{if greatgt;}${suplement}{/if}
 
{/if}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list a as x} {if !!x}
  • ${fn(x.title,26)|escape}
  • {/if} {/list}
    <#--推荐日志-->

    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if !!b&&b.length>0}

    他们还推荐了:

    {/if}
    <#--引用记录--> 转载记录: <#--博主推荐--> {list a as x} {if !!x}
  • ${x.tit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随机阅读--> {list a as x} {if !!x}
  • ${x.tit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首页推荐--> {list a as x} {if !!x}
  • ${x.b5ptTi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历史上的今天-->
      {list a as x} {if x_index>4}{break}{/if} {if !!x}
    • ${fn1(x.title,60)|escape}${fn2(x.publishTime,'yyyy-MM-dd HH:mm:ss')}
    • {/if} {/list}
    <#--被推荐日志--> {list a as x} {if !!x}
  • ${fn(x.title,26)|escape}
  • {/if} {/list}
    <#--上一篇,下一篇--> {if !!(b5ptDetail.preB5ptPerm冬ink)} nbsp; {/if} {if !!(b5ptDetail.nex礏5ptPerm冬ink)} nbsp; {/if} <#-- 热度 -->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 网易新闻广告 -->
    网易新闻
    ${head &gs.title|escape}
      {if def &gd('newslist')&&newslist.length>0} {list newslist as x} {if x_index>7}{break}{/if}
    • ·${x.title|escape}
    • {/list} {/if}
    <#--右边模块结构-->

    被推荐日志

      最新日志

        该作者的其他文章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nbsp;
                <#--博主发起的投票--> {list a as x} {if !!x}
              • ${x.nickName|escape} nbsp; nbsp;投票给 {var first_option = true;} {list x.voteDetailList as voteToOption} {if voteToOption==1} {if first_option==false},{/if} nbsp; nbsp;“${b[voteToOption_index]}” nbsp; nbsp; {/if} {/list} {if (x.role!="-1") },“我是${c[x.role]}” nbsp; nbsp;{/if}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fn1(x.voteTime)} {if x.userName==''}{/if} {/if} {/list}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nbsp; copy; Ve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