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 Europe112】  

2015-11-28 22:09:00|  分类: 严建设,瓦萨沉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 Europe112

    瓦萨沉船博物馆应该是此次欧洲之旅人气最旺之地。这艘当年世界上最大最华丽的船舶虽说首航的当时就沉没在波罗的海,可300年后被打捞上来成了旅游景点,给瑞典带来滚滚财源。造船的巨资没白花。

    重返瑞典之后,我们岁导游去参观斯德哥尔摩的瓦萨沉船博物馆。这个据介绍是瑞典之游的重头戏。排队进入一看,到确实非常震撼。那艘巨大的沉船,船舷架设有放海盗的火炮,因该是一艘战船。与一些景点相似的是,女厕所要排队的。沉船介绍见下文不须赘叙。

    门票大致为100瑞典克朗。

 

资料:瓦萨是一艘古战船之名,它是奉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的旨意于 1625年开始建造的。这艘战船本来是单层炮舰,可国王得知当时瑞典的海上强敌丹麦已拥有双层炮舰,便不顾当时本国的技术条件,下令把炮舰改造为双层。1628 8 10 日,斯德哥尔摩海湾风和日丽,一艘旌旗招展、威武壮观的大型战舰,在岸上人群的一片欢呼声中,扬帆启航。不料刚行驶数百米,一阵微风吹来,瓦萨号战舰摇晃了几下,竟立即连人带船沉入 30 多米深的海底。3 个多世纪过去了,1959 年,有关方面着手进行打捞,直到 1961 4 24 日,这艘在水底沉睡了 333 年的战船才重新露出水面,之后,又经过潜水人员和考古人员的艰苦劳动,终于在沉船附近和船体内部找到了大批极为珍贵的实物。1964 年,在打捞沉船的现场建起了一座颇具规模的水上博物馆,并正式开放。为了便于游人就近参观,又能妥善地保护文物,博物馆的设计者根据舰船本身的布局,沿船体四角设了双层看台,除去支撑船体的下部吃水部位外,观众一走进馆内,即可看到舰船底层的内部设施;登上一层楼后,在高台走廊上,可将船上的景物一览无余。这是一艘共有 5 层甲板的军舰,上面有 64 门大炮。第一斜桅下蹲着一具巨大的金狮塑像,船尾龙骨有 6 层普通楼房那么高,分 50 多层,精心雕刻700 多件雕塑品,简直可以和瑞典皇家宫殿媲美。这些涂色或镶金的雕塑品,有威武的戴盔披甲的骑士,有婀娜多姿的美人鱼,有挥剑砍杀的罗马士兵,有神话里的各种人物,有形形色色的纹章和基督教的“圣经”,还有象征着美好和纯洁的裸女。雕塑品的最上部,则是被烘托着的满布金箔的瑞典皇家盾形纹章上的两只雄狮。远远望去,这一切是那么的瑰丽多彩,金碧辉煌,寓威严于富丽之中,真不愧为是显赫一时的战舰。舰旁的展览室里,陈列着从海底打捞上来的原“瓦萨”号舰上的实物,其中有帆、炮、人体骨骼、水手服、工具、金币,甚至牛油、罗姆酒(一种甜酒)等。在“船上生活”展览室里,还陈列着当时“瓦萨号”船上生活的模型:一群水手正在推磨、酿酒、擦大炮;一些军官正在喝酒、谈笑。“瓦萨”号战舰不仅是世界上被打捞起来的最古老和保存最完整的战舰,而且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宝库,船上装饰的各种精美雕饰,表现了在 17世纪文艺复兴晚期影响下瑞典流行的巴洛克艺术风格。

    注:在20157月热夏的黄昏,我从凉爽的波罗的海芬兰湾旅欧而归,感慨良多难以尽言。近期将在各大网络累计发布10万张环波罗的海的旅欧见闻之随拍照片和120篇游记和旅行感想,给列位从方方面面展示一个真实的欧洲7国之旅。该贴已发至人民网、新浪网、中国网、网易网、搜狐网、凤凰网、腾讯网、猫扑网、华商网、陕西网、彩龙网、爱卡汽车网等十余网站及相关微博和微信群。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

严建设系人民网图说中国超级版主、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评委主任、春风联盟孝善促进会名誉会长、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陕西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慈善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等等。其发布的原创帖子在各大网站总数超过数万篇,原创图片超过100万张,在互联网点击量有已有数亿之多。请支持老严者在右下角喜欢处顶一下

严建设新浪博客原创 浏览量40-100余万的热门博文:

严建设书法陈年往事 不断更新中【严建设】

日本女人如何对付流氓5P【严建设旅日225

日本成人书店有什么14P【严建设旅日153

这次我真的被日本人感动7P【严建设旅日088

实拍新宿歌舞伎町站街女34P【严建设旅日199

日本哪里有男女混浴8P【严建设旅日243

日本步行街拍摄女学生52P【严建设旅日287

揭密中国喝尿群落(原创文图+视频)——严建设

新娘耍流氓 新郎要告派出所【严建设老照片163集】

偷拍会上裸臂光腿的礼仪小姐【严建设文图】

闹洞房女孩的遭遇【严建设文图】

我在日本泡露天温泉的经历8P【严建设旅日099

目睹日本之怪现象24P【严建设旅日378

西安举办美人节 内衣丝袜齐上阵【严建设…
我在日本逛书店撞见女学生9P【严建设旅日118

东京瑞典沉船博物馆【严建设Nordicnbsp;Europe112】 - 严建设 - 严建设的博客公厕里的奥秘5P【严建设旅日168

网吧网虫缠绵酣睡 随身东西浑不管——严建设

美貌性感世姐吉晓田骑马图【严建设】

张贤亮包养5名妙龄情人的图片真相…

严建设西安30年老照片集萃

当年干部培训那点风花雪月故事之一…

西安华侨商店60年的变迁【严建设老…

延安保育院的童年琐忆【严建设文图…

今晚央视播出我早期照相故事——严建…

西安是怎样解放的【严建设原创20P

西安老动物园50年【严建设原创老照…

(老照片38P)西安新华书店50年的…

老照片 50年前西安有男女共用的茅…

老照片 30年前民生百货(原创)——…

唉!30年前的冬存菜(原创文图8P)…

周南赠书感言(原创文图-老照片)&

西安30年电影今昔-上(原创 老照片…

西安人30年里洗过鸳鸯浴(原创文图…

西安火车站这30年(原创 新老照片3

解放商场的故事(原创 视频+老照片…

斜阳草树开通巷(原创文图37P)&md

艰难谋生的送煤工(原创文图8P)——…

回忆农村私生子(老照片16P

邂逅博古之子(原创文图9P

月黑风高偷大粪滴故事(原创图文)…

30年前的农村老照片(原创图文)

预览更多精彩老照片,请点击【原创】严建设老照片…(344)

【严建设原创】走遍陕…(1544)

【原创】严建设老照片…(379)

【原创】严建设旅游美…(1133)

【原创述评】严建设陕…(373)

【原创】严建设图说日…(693)

【原创】严建设讲世态…(977)

【原创】严建设拍美女…(292)

【原创】严建设的小说…(284)

【转贴】图解历史老照片(203)

【转载】美女与模特(138)

【转载】网摘精粹与搞…(952)

 

  评论这张
 
阅读(8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