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建设的博客

原创西安文图BLOG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新视野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陕西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人民网图说中国陕西省版主、人民网陕西频道专栏作家、新浪精英博主、腾讯认证名博、华商网民生栏目主持人、央广大学生主持人评委、世界小姐陕西赛区评委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省人像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省摄协会员、市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国民革命党革命委员会党员、省慈善文化交流会常务理事 、陕西节庆交流会理事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房姐”的财富江湖:还原龚爱爱的财富来源【转】  

2013-02-23 18:57:00|  分类: 房姐,陕北,神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建设:房姐是中国怪异现象。一方面很多人买不起高价房,尤其是京沪杭深的打工一族,没有几百万元根本买不起哪怕是最便宜的房子;一方面竟有人在中国房价最高之一的京城坐拥大量房屋,令人望尘莫及叹之不如。贫富悬殊如此之大,单就日常生活来说,何来公平公正?

http://www.nbd.com.cn 2013-02-23 15:2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核心提示: 我们试图还原龚爱爱的财富来源和多户口办理途径,以镜鉴整个社会的财富流动与隐藏的潜规则。

原标题:“房姐”的财富江湖

编者按

49岁的神秘女子龚爱爱揭开了神木地区多户口经商置业乱象的一角。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春节前后几周时间的调查发现,龚爱爱之所以事发,和其疑窦重重的暴富之路以及近两年的民间借贷崩盘紧密相关。在曾创造了无数暴富神话的神木,借助我国户口管理制度的监察缺位,多户口的现象多年来已经司空见惯。我们试图还原龚爱爱的财富来源和多户口办理途径,以镜鉴整个社会的财富流动与隐藏的潜规则。

调查一

银行放贷个人“渔利”

煤矿干股纠纷“绊倒”龚爱爱

拥有4个户口,在京城拥有41套房产,“房姐”龚爱爱这个春节没能和家人一起过,陕西神木当地警方人士透露,龚爱爱被刑拘后正在榆林靖边县接受调查,由于该案已成为最高检察院督办案件,目前更多细节除办案民警外,无人得知。

记者从神木当地官员处证实,2013年春节前,当地曾口头传令,要求各级公务员对自身户口问题进行自查,并责令有多个户口者尽快前往公安户籍部门处理。

另有消息称,龚爱爱的哥哥龚子胜也已接受调查。“农民龚子胜成为信贷员,然后忽然就成为大砭窑煤矿大股东,这背后是什么问题?”原大砭窑煤矿职工高增尚和刘忠彪说,他们曾因发现疑似该矿行贿名单而分别入狱三年。他们怀疑龚子胜正是该矿改制中的“金主”代表,并已就该问题向有关部门举报。

据龚爱爱原同事回忆,龚家的财产激增时段与大砭窑煤矿的改制时间完全一致,而该矿部分负责人与龚家及原神木县领导过从甚密。“龚爱爱的财产是不是她自己的,这要打问号。”知情人称,大砭窑煤矿实属龚家第一桶金。

除大砭窑煤矿外,龚爱爱还在榆林、神木等地持有多个煤矿股份,而导致龚爱爱事件被爆出,则源于当地民间借贷危机开始全面爆发,龚爱爱在试图将一家煤矿的干股转为实股的过程中,引发合作人不满。

信贷员龚爱爱

1964年,在神木县城南约20公里的解家堡乡双卜树村,龚爱爱出生。在此之前,家里已有三男、两女,龚爱爱还有一个弟弟。

如今,四间土窑门面仍未上砖,荒草长满院子。邻居回忆,过去二十多年来,龚家人鲜少回来。“小时候是个乖乖女,十六七岁就住到舅舅薛立刚家,后来她舅舅给办了城市户。”

20世纪80年代,农村户口变为城市户口,要么是当兵复员,要么考上中专大专。只上了高中的龚爱爱能够落户神木县,变为城市户口,邻居分析这与其舅舅薛立刚当时担任县公安局局长有关。

1986年,龚爱爱进入大柳塔信用社工作。在那个年代,只有城市户口,才可以进入好单位,而信用社俨然在好工作之列。

原神木县农村信用社大柳塔分社员工老刘至今记得,22岁的龚爱爱到单位后那股子勤快劲儿。

“好多事情你不说,她也都做得挺好,是个机灵女娃娃。”老刘称龚爱爱在大柳塔期间的表现,注定会有后来的逐级提升,但他没想到这个她后来会成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20世纪80年代,龚爱爱结了婚,有了孩子,但依然是一名信贷员,工作地则从陕蒙边境的大柳塔变为神木镇,实现了户口进城之后的工作进城。

“那个时候的信贷员没啥权利,也没多少业务,开始一个月刚挣个几十块钱,90年代初也才三百多块钱。”曾与龚爱爱共事的农商行职工回忆,虽然挣的比挖煤的少,但那时比起矿工而言,社会地位要略高一些。

“我们那时候是500元左右了,收入比其他行业可能高,但找对象的话,还是得找农村的,信贷员看不上我们。”50岁的高增尚1987年从部队复员后,1988年4月进入大砭窑煤矿挖煤,同时户口也转为城市户口。

高增尚没想到,26年后,当初那种身份上的差距,又变成了财富上巨大的差距,龚爱爱作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坐拥京城41套房产、一辆宾利轿车、一辆奥迪轿车……而2009年,他在因维权坐牢三年出狱后,在获得大砭窑煤矿给予的150万元“困难生活补助”后,失去工作,维权再无进展。

决定这一巨大差距的时间点是2004年,这一年,龚爱爱成为神木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

被逼迫的改制

龚爱爱家族的财富故事,避不开大砭窑煤矿。

拥有88年开采历史的大砭窑煤矿,位于神木县城8公里外的西沟大砭窑村,1933年由该村郭家和杨家开办,1957年收归国有。井田面积为28.8平方公里。该矿在1997年,经当地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发文,进行改制,改制后全体职工平均持股,但保留国资占股1/3。1998年,该矿更名为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公司。

而2004年,在上面未有文件的情况下,大砭窑煤矿领导层提出收购矿工股份,一度发文要求职工“不管同意不同意,身份必须置换”,前来交出股份,放弃股东身份。时任销售部经理高增尚告诉记者:“2003年年底,煤矿行情好起来,但当年大砭窑矿也不过收支持平,2004年才开始盈利。”

正是在2004年,龚爱爱被任命为神木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一年后,龚子胜的名字忽然出现在当地大砭窑煤矿改制的出资名单上,1500万元,排在郭永昌(3000万元)、郭光胜(2000万元)、杨卖昌(1900万元)之后,成为第四大自然人股东(第五大股东高兰出资1200万元)。

“龚子胜是她三哥,2000年左右成为解家堡乡里的信用社分理处信贷员。”知情人称,龚子胜彼时财富值应与普通人无异。

高增尚回忆,2004年9月12日的所谓全体股东大会,事实上只到了一半人,对于领导层提出的改制方案,签字同意人员不足1/3。

但随后矿上发放由包头第二机械厂提供的抵顶货款的西服时,要求职工必须签字同意改制,否则不给西服。这之后签字增多,但2004年11月3日最终确定改制时,签字总数并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90%。但公司领导层仍决定按照方案收购职工股份。

高增尚提供的2004年10月该矿会议纪要显示,当时确定不允许非职工的“外人”参股,但当年11月的交款单显示,有一个名为“耿诚”的人,先后向该矿打款800万元和550万元。

但在后来的工商执照变更中,这个“耿诚”并未出现,却多了一个龚子胜。

神秘花名册

2005年5月23日,大砭窑煤矿工商注册变更: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原持股的256名职工所占股份被变更,新股东除原领导层的郭永昌外,龚子胜等均为外来人员。

“神木就这么大,大家相互打听就知道,龚子胜他们几个哪来的钱?”高增尚认为此前通过竞标购股方案时,即不符合公司章程,而新增的股东身份更是蹊跷,这一切将会对众多职工不利。

在高增尚等人向神木县工商局举报此次工商变更所用签字为伪造后,工商局随即展开调查。“把矿上的领导叫来,他们也承认签名有问题,太明显了,也不需要申请鉴定。”

2006年1月19日,神木县工商局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神工商处字(2006)第01号)《对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公司提供虚假材料骗取登记一案的处罚决定》,该处罚书认定该公司第十次股东会议选举董事、监事的材料及决议章程修正案(2004年12月26日)均存在虚假签字、捺印情况,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处5万元罚款。

蹊跷的是,记者获得另一份工商处罚书中却注明,上述处罚被榆林市工商局撤销,并再次做出决定:撤销当事人的变更登记(注册号为6127222310044),并指令三日内将营业执照正副本交回神木工商局,此外,还是之前提到的罚款5万元。

神木工商局做出处罚,被市级工商部门撤销,再次做出处罚,这两份处罚决定,后者似乎更为严谨,但高增尚表示,这份处罚也并未生效。

其后,职工开始以多种形式维权,相关诉讼亦展开。由于进入诉讼,大砭窑煤矿的相关账目及文件被职工申请查封,工人选出代表专职照看被查封文件。

2006年7月15日,高增尚等人在与公安局经侦队艾继军、杨勇军一同搬动这些文件时,一个箱子中掉出一叠A4纸,高增尚拾起后发现,其中一张上面列着15个包括时任县委书记郭宝成在内的县主要领导及部分公安干警的名字,每个名字后注有1~17不等的数字,另一张依然是15人名字,但数字却有所变化。纸张上还有“换外汇”、“郭永昌借支”、“计算总额”等字样。

高增尚随即将其中三页藏起,并传真给当时在西安的刘忠彪。但三天后,高增尚等人随即被公安带往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达拉特旗等地看守所。

“刚开始法院和公安的人要我们把东西交出来,说是一个日记本,后来在我家搜出了那三张纸,就没再问我们。”高增尚和刘忠彪此后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被判入狱3年,另外3名工友两人被判2年、一人被判一年半。

 

变身富婆

“那天,是我们和大砭窑煤矿的秘密最接近的一天。”高增尚说,当时掉出的第三张纸,是一个“神木县文件”字样的文件空白纸,上面同样是名字和数字,只是数字从8万~380万不等,其中六人名下数字在100万之上。奇特的是,还有“煤炭局三家486万”的字样。

维权职工分析,这张记载高达1000万,且下面有1206万字样的数据,极有可能是一些人的干股记录。

而所谓干股,实则是指持有者未出资金,却持有股份,但这种股份不会出现在相关工商资料中,持有者通过与企业负责人私下签订协议等办法来确认这一股份的存在。

2009年7月17日,高增尚三年刑期满出狱,却得知龚子胜已经将当初投入的1500万元占有的15.63%股份转卖,套现7亿元。

“当时的煤炭形势是非常明朗的,怎么会有人这个时候抛股?唯一的解释就是背后的实际金主做出了决定,可能这笔钱要被用到更好的地方,比如房地产,或者另一家升值空间更大的煤矿。”知情人透露,此次套现实际上是由龚爱爱做出的决定,这部分资金被用于缓解她在房市中投入出现的资金紧张。记者了解到,这一年年初,神木不少富人组团出击炒房,且以囤积为主。

“那以后,矿上给我们几个人总共600万元的家庭生活困难补助,让我们每个人签保证书不再维权。”之后,高增尚开始对一系列判决进行申诉,但目前县级、市级均不予受理。

而就在大砭窑煤矿改制的2004年之后,坊间关于龚爱爱为四大富婆之一的传闻出现。彼时,煤矿进入重要发展期,煤老板们因管理及抵押方面的便利(农商行少很多条条框框,抵押多为信誉担保,而非资产抵押),多数从农商行办理贷款。

“2004年前后改制的煤矿不少,一部分被卖给了大的国有企业,但另一些被私人买下,而私人没有钱,就得贷款,龚爱爱那会儿放出去的贷款数量不少,而且因为正值煤炭好的时候,收回款也完全没问题。”知情人称,彼时“干股”在当地也开始流行,龚爱爱龚行长的名声在2004—2006年开始高涨。

知情人还透露,龚爱爱的身影至少出现在榆林地区4个煤矿中,当然,最初的联系便是贷款。此外,龚爱爱开始向神木当地酒店注资,先后入股五洲大酒店和天都大酒店等,也入股当地新建商铺。

现在来看,进京购房俨然也成为龚爱爱投资的重要部分。据之前网络曝光的购房名单,龚爱爱于2008年购买了十数套三里屯SOHO房产,其他几处房产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购买。据此前媒体估算,龚爱爱在京房产总价在十亿元之上。

事发内情

知情人透露,导致龚爱爱事发的主要是煤矿“干股”。2012年夏天,正值煤炭市场不景气,而龚爱爱本人又陷入民间借贷危机,她于是试图将一家煤矿的股份套现。在套现过程中,合伙人试图收购,但认为估价过高,龚爱爱则宣称将对外售出,这直接导致合作者对龚爱爱产生不满,随即出现了后来曝光其多个户口及房产的帖子。

其同事称,龚爱爱在2010年升任神木农商行副行长时,即已参与当地民间借贷。但真正做出影响,当属其后来在爱丽莎购物广场设立办公室后,也是在这里,龚爱爱将融来的资金转手投给了当地另一个民间融资大鳄——几乎垄断当地金银生意的张孝昌,而张孝昌则因参与炒黄金失利而陷入借贷危机,这直接导致龚爱爱出现兑付危机。

此前媒体报道称龚爱爱将1.2亿元借贷给张孝昌,记者向警方求证未获答复,而当地人普遍认为可能远不止这一金额。目前张孝昌已被警方控制,出借人登记仍在进行中,目前已登记300多人。神木县纪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得到的消息是张孝昌登记欠款已超过20亿元。但警方拒绝透露龚爱爱向张孝昌放贷金额,亦未透露龚爱爱吸收民间借贷情况。

另有知情人透露,让龚爱爱“钱”途不顺的,还有中鸡镇一处露天煤矿,该矿曾在2011年一度被吊销全部执照。

“龚爱爱过去虽然名声在外,但为人处事基本没有太出格,毕竟她也只是农商行的副行长而已。”曾与龚爱爱共事的知情人透露,但在民间借贷危机频发,出借人开始逼债的情况下,再加上其个人家庭的诸多问题困扰,龚爱爱开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接近龚爱爱的刘先生透露,“她曾把头往墙上撞,被人拦下,这个时候大家觉得她不对了,眼睛看人也不一样了。”他认为龚爱爱由于投资范围过大,当时的流动资金存在一定问题,但总体资产并未出现大规模缩水。

“一边不断往外投资,而另一边,煤矿这个最大的赚钱工具又停滞,加上民间借贷危机,她应该是在这种夹击中倒下的。”刘先生称,张孝昌案在2013年春节前曾由当地公安机关出面,向已经完成登记的出借人支付约十分之一的金额,这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借贷环节中“二道贩子”的危机。

2013年1月16日,龚爱爱多个户口及囤积大量房产被人发帖曝光。7天后(1月23日),陕西神木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意外死亡,媒体报道称张英疑陷入借贷危机。

1月24日,公安部要求尽快查清依法严肃处理。1月31日,北京警方证实已发现陕西省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产共计9666.6平方米,及奥迪轿车一辆,并已依法对龚爱爱利用其违法办理的北京户口及身份证所购买的10套房产及奥迪车予以查封。

1月27日,神木县公安局对龚爱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立案。2月3日,龚爱爱被抓获。2月4日,经榆林市、神木县人大常委会许可,按程序依法对龚爱爱刑事拘留,在榆林市境内异地看押。

此外,记者查询发现,在其“龚仙霞”名下,还有一辆牌照为京A27777的蓝色宾利轿车,而该车并未在警方公布的财产中。

本报记者李艳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550fb0101ajl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